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拉艺术网 > 当代艺术 > 正文

艺术乡建要摒弃对乡村桃花源式的幻想——策展人廖廖专访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16 手机版

宫略 尤四姐,逆战沙漠神殿攻略,烤肉饭

艺术乡建是近年来艺术界一个热点话题,围绕着艺术乡建及乡村在地性创作等问题也产生了各种观点。近期在黔东南自治州锦屏县隆里古城召开的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高峰论坛上,青年策展人廖廖的发言独树一帜,犀利而尖锐。他没有一味的美化乡村,反对对乡村桃花源记式的想象。他认为传统乡村文化里面有封闭、保守、僵化的一面。他认为艺术乡建最重要的是对人的改变和对文化的改造。艺术家与运营者必须考虑如何把城市文化、现代主义和当代审美输入乡村,改变乡村文化的保守、僵化的面貌。乡村可以在现当代艺术中重建经济结构、改变乡村的传统审美与认知,甚至获得现代主义的启蒙。笔者随后对寥寥做了专访。

隆里古城

艺术中国:首届隆里新媒体艺术节和这界最大的不同,是否是增加了在地性创作环节?

廖廖:第一届我没太深度去参与。我知道第一届可能比较注重多媒体形式,在各个祠堂里面放一些影像作品。影像类作品艺术节过去就撤掉了,而这一届作品的基本材料是金属、石头,这些材质理论上是可以永久保留的,它们可能镶嵌在古建筑立面,象征一种外来的思想和精神。我觉得从旅游和经济的角度来说,有那么一批作品留下来,对游客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从精神层面来说,有这么一批象征着外来文化和现代主义的东西,留在隆里古建筑的氛围里面,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艺术中国:这次隆里艺术节会有一些作品留下来吗?

廖廖:基本上金属和石头材料的都会留下来。以后每一年都有几件留下来的话,时间长了就会越来越多,从视觉或精神上就会慢慢改变这个古镇的一些东西。

《八仙》.直径8米圆形.青石、不锈钢、玻璃、大理石.杨心广.南门广场

艺术中国:艺术家的个体创作首先要有他的自由度,来到乡村以后,他又会面临乡村环境的公共性问题,如何协调这两者的矛盾?

廖廖:我们一般人都说当代艺术家的创作都充满了自由度,但从实际情况看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说法。很多时候艺术家的思维就会被艺术圈既有的体制和秩序所约束。所以我觉得不太存在绝对的自由。反而是,当你跳出整个白盒子空间后,你在乡村里创作的话,所面对的巨大无比的空间问题,这些空间问题可能反而给当代艺术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这可能是一个开放性的结果,而不是一个束缚。

艺术中国:作为策展人是否要考虑到作品对于乡村生活的影响,或者作品可能具有的公共性和服务性?

廖廖:就隆里来说,策展时比较少考虑这种公共性的服务。据我所知,可能以后爱默杨(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总策展人)想搞一些跟实用功能有关的,比如小水坝,晒谷场等,用艺术去介入它。但是这一次和上一次还没涉及功能性的改造。这一次还是比较注重在地性,包括杨新广做的八仙桌,以及孙闻冠用草莓棚搭建的龙形,和他用木结构废料做的一些装置等等,基本上还是注重周围的空间和材料的在地性。

龙标书院

艺术中国:在乡村艺术节策展中,你们会更在意传统文化复兴这样的概念吗?

廖廖:爱默杨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思路是,他不企图恢复什么传统文化的审美。是没有标准、开放性、颠覆性和具有挑战性,这样可以瓦解传统文化里封闭保守、僵化的部分。

艺术中国:乡村建设是目前一个很热的话题,你在贵州考察了很多当地的居民生活,你认为艺术乡建中应该重视哪些问题?

廖廖:当地的村民到底能够从中获得多少利益,这也是非常大的问题。我们之前去贵州苗寨、侗寨、水寨考察,至少从我们看到的来说,当地的原住民在这种全球化或资本旅游化的情况下,并没有从中获得太大的利益。外来的很多餐饮都是大资本投的,要么就是外面那些头脑灵活的人来干,当地人要么就是当个服务员,或者是出门打工。我们见过一个苗寨保存挺好的,当地政府就把他们的房间全部要过来做旅游用。一个村全部要下来,让村民搬到新的地方去。艺术乡建要是说到经济问题的话,里面还有一个重点就是原住民到底在其中获得了多大的利益。

本文地址: http://www.berarart.com/dangdaiyishu/1438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拉艺术网 - 贝拉艺术新闻,艺术网,贝拉网 http://www.berarart.com

Copyright © 2018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