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拉艺术网 > 艺术家 > 正文

书法创作和临摹始终是一辈子的事!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08 手机版

天朝教育委员会2,北京丰田4s店一览表,奥拉星玄武灵兽

把书法当做一种学问,去治理、去体验

学习书法,我总体保持着一种思路,学古人、深入古人。学的面由晋唐宋到明清、当代,再往上追溯,到魏晋之前,整个书法史的脉络用我自己的书写去验证,这是我的方向。因此我的学习点很多,一边临摹一边创作,临摹就是吸收古人的东西为我所用。由于学得杂,我的书写风格就变得快,很多人都奇怪我的书风怎么变得这么快,但实际上我是想更多地吸纳一些东西。这个习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可能胃口比较大吧,这个有优点也有缺点。我这种方法自认为也是受启发于古人,如董其昌、何绍基、沈曾植这些人,他们把学习书法当做是一种学问一样的东西,去治理、去体验。用自己手下的笔来做学问就有一种拿来主义的感觉,像董其昌,早年学颜体、学二王、学虞世南、学宋四家,后来学张旭、怀素等等,他碰到什么都会去学,然后化到自己笔下。

陈忠康临《得示帖》

通常一个书法家学一家两家,能够精通已经很不容易,但是我是想学董其昌的方法,能够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化到自己的笔下。当然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在学习过程中或许会出现很多弊端,目前还是处于消化阶段。我早年学楷书,后来学行草,前十年偏向行草创作,后来发现楷书等正体书薄弱了,想从原来的行草书调整到正体书,所以近几年以楷书作为一个基点,这样就从原来的草,转变为现在的正,这样综合能力更强。我发现古代的书法家,在书体运用上很巧妙,他们会有一个书体跨度,每一种书体的创作都代表了他不一样的书写状态,并不只是会一种书体,如小楷、大楷、偏楷行书、纯行书、行草、小草、大草、狂草,有一个书体序列,十来个品种,如米芾、赵孟頫、董其昌等都这么做的。

陈忠康临《祭侄文稿》局部

目前我还有待解决的就是隶书、篆书这种更加古老的字体,随着年龄的增大,我想再回归到更传统的文化里去,中国讲究古厚,人书俱老,心境与生活态度等也尽量要向优秀的传统文化靠拢。同时,我觉得现在书法界的一个问题,我们的书写材料跟古人比,差远了,我现在到处找一些古墨、古纸,只有最地道的材料,才能写出古人的这种意境,才能最接近于古人的感觉。物质性和艺术性是联结的非常紧密的,要回归传统,就必须要在物质上做好准备。

2

创作和临摹始终是一辈子的事

现在还是以临摹学习为主,看、读、想,目前还是把楷书做为根据地,以这个为基础,来开拓行书草书,要求自己写字落落大方,要有气质,不要扭捏做态,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做起来也并不容易,字的好坏也像做人一样,堂堂正正,也不能太规矩,要有灵气,在写字当中,追求两个高度,一个是法的高度,一个是情趣的高度,也就是古人所说的天然和功夫的协调,功夫要到,天趣又要到。一方面临摹,一方面消化,一方面创作。创作和临摹始终是一辈子的事情,古人大多数是一辈子都在临摹的。

3

碑和帖都各有它的功用

碑帖我都感兴趣,大学阶段我都写的,碑学对我来说有个情结问题。我发现古人,凡是提倡碑学的人,早年都是写帖的人,帖学如果不先学习,碑学就容易误入歧途。以我现在的审美,对碑学、金石学的这种气质,反而越来越喜欢。我以前走的是帖学路数,帖学有一个弊端,就是写多了容易油滑,容易单薄,而且有一些工具比如说羊毫、生宣实际上是不适合写帖学的,需要融入一些金石碑学的东西。我现在写楷书,就既有帖学的东西,又融入一些碑学的气质,未来,可能对汉碑、大篆我也要深入的学习一下。对于一个书写者来说,最好不要有一个碑和帖的界限,碑和帖都各有它的功用,如果能够融合在一起,那是最好的。当然目前来说,很多人把我定位在帖学领域,实际上我是在悄悄变化的。

本文地址: http://www.berarart.com/yishujia/4772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拉艺术网 - 贝拉艺术新闻,艺术网,贝拉网 http://www.berarart.com

Copyright © 2018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