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拉艺术网 > 艺术新闻 > 正文

施政明:当代书法家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成通病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3-27 手机版

易经的奥秘全集下载,百家讲坛班墨传奇,二氧化硫化学式,10000知道,沁水阳光农廉网,全反射,河北事业单位招聘,大话西游2藏宝阁大话西游2藏宝阁

中国书法在写字与书法艺术之间并无多大区别。一张草稿,一封信、一份中医方子既是写字,也是书法艺术。书法家在各种场合以一种情感,一种笔画书风书写各种文字内容,导致用庄重的情感及笔画书风书写《江南好》、《春晓》、《春夜喜雨》等之类描写清新秀丽的诗文,或用平和的情感及笔画书风书写《燕歌行》、《塞下曲》、《从军》等之类抒写浴血奋战的边塞词句等,创作情感与内容思想情感相冲突相矛盾,这样的书法创作在当代既是普遍,又习已为常。书法家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已成通病。

启功先生论词绝句二十首之七——潮来万里有情风,浩瀚通明是长公。无数新声传妙绪,不徒铁板大江东。这首诗赞赏苏词气势如潮,出语不凡。然而,启老清新、隽永的笔画似乎不能达到诗中的意境。尤其是启老常用的细瘦清秀笔画,在这首诗的浩荡气势前显得力不从心。书写笔画所蕴含的思想情感与诗的思想感情各行其道,大相径庭,两者是相矛盾、相背离的。站在诗的思想角度来欣赏这幅书法,无法引起情感共鸣。

沙孟海先生书写的唐代诗人韦应物《秋夜寄丘员外》。这是一首怀人诗。全诗以其古雅闲淡的风格美,给人玩绎不尽的艺术享受。而沙老浑厚峻险的笔法与诗中“古雅闲淡”的感情怎么也合拍不起来,似乎是牛头不对马嘴。虽然沙老的这幅书法字字浑厚峻险,但站在诗的思想意义角度欣赏该作品总觉得两者的感情不对称、不和谐。

周慧珺的书法《诸人共游周家暮柏下》(陶渊明诗),其雄健的笔画,开张的气势,怎么也表现不出诗人淡然无为的情操,书法意境和诗的意境相矛盾,书法创作情感与诗的主题思想情感相背离,这样的书法同样无法引起观赏者的情感共鸣。

还有沈鹏书法“天行健”句子,笔画纤细飘逸,情感平和,怎么欣赏也“自强不息”起来;欧阳中石书法《沁园春·雪》俊朗古朴,与词的壮美、豪放、雄浑不合拍,其创作情感与词作者的情感相差很大;张海以劲健的隶书书写《旅夜书怀》,书法创作情感与诗深沉凝重的情感不统一;苏士澍篆书惠风和畅笔力刚健强劲,其书法创作情感与主题“和畅”舒心的情感相背离;李铎书法《春日》书风博大沉雄、气势恢宏,其书法创作情感与《春日》表现美好的景致,追求美好愿望的主题情感不融合;孙伯翔书法《湖上》,笔画坚挺、劲实,与诗文柔美情感不相通;范曾书法《枫桥夜泊》,笔画锐利强劲,其书法创作情感难以表现诗的孤寂忧愁的思想感情;王镛书法“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拙朴的书风无法达到诗句包含的远大志向和豪迈气概的力度,其书法创作情感与诗句情感不相等;王冬龄草书《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笔画豪放飞扬,多处折笔大胆有力,尽显遒劲,但其书法创作情感与本诗表达对友人深情的眷恋之情不统一;孙晓云书法《赤壁怀赋》书风秀美柔和,其书法创作情感与本词豪放大气的思想情感格格不入……

为什么当代书法家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如此严重又不去改变?

首先,当代书法家大多数都是形成一种书体书风,这种书体书风所呈现的形象和情感也只是局限于一种,因为书法一直以来还是以文字书写为表现形式,并没有创作情感与内容思想情感相统一审美要求,所以,很多书法家都会用已形成的这一种书体书风书写任何文字内容。这一种书体书风,书法家几十年都会用它书写,而且,从古到今的书法家都是如此,这似乎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书法发展至今已成为一门独特的书写艺术,我们站在艺术审美的高度来说,一种笔画,一种书风对应的就是一种情感,或者相近的一两种情感,不能对应“喜怒哀乐”全部情感。过去,笔画书风还处在形成阶段, 还没有足够的条件做到书法创作情感的正确对应,但今天,这一条件已成熟,但遗憾的是,书法创作情感缺失或错用似乎早已习惯,并没有主观改变的意愿。

作者 施政明

本文地址: http://www.berarart.com/yishuxinwen/29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拉艺术网 - 贝拉艺术新闻,艺术网,贝拉网 http://www.berarart.com

Copyright © 2018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