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拉艺术网 > 艺术展览 > 正文

刘一闻谈上海博物馆藏楹联的整理和研究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20-07-12 手机版

邢佳栋老婆,戴尔笔记本电池保养,hit me

刘一闻(章静绘)
由上海博物馆研究员、书法篆刻家刘一闻先生所编《上海博物馆藏楹联》最近问世。这部楹联集对上海博物馆所藏明清楹联做了系统的盘点和整理,为广大喜欢书法和对联的读者提供了极为丰富的资料。《上海书评》采访了刘一闻,请他从本书编者和自己的创作、研究角度,谈谈对上海博物馆所藏楹联的看法。
想先请您介绍一下,您是从何时开始关注和研究楹联的呢?
刘一闻:我关注楹联其实很早。我1990年进的上海博物馆,当时自己也喜欢写楹联,业内都知道,我跟楹联创作的关系是很近的。入馆以后,我从关注对联到开展研究,曾在馆刊上发表过一篇《从楹联看清代书法创作》,当然,那时还远不及现在深入。几年前,馆里开始策划“上海博物馆典藏大系”,因为对楹联已经有了一定认识,于是我下了决心,要系统地整理馆里所藏楹联,前后花了将近三年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把整个上博所藏楹联,凡是有底卡的,都捋了一遍,共有四百五十四件,但最终收入《上海博物馆藏楹联》一书的只有两百八十九件。此中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个方面涉及作品质量。同一个作者的楹联之作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们不想把太差的东西收进书中。此外,还有尺幅的大小长短、品相的完整与否这些因素。我在凡例中都说明了。
另一个方面涉及真伪问题。我整理馆藏楹联的时候,按时间脉络分期,是从清代初期开始的。为什么没有明代的楹联呢?这与当时的时尚有关,明代的楹联大多出现在先书后刻的建筑物上,例如大殿、园林,留下的墨迹极为稀少。关于现存的明代楹联,各路专家的看法也不太统一。比方说,上博所藏八大山人与董其昌的对联,真伪就是个问题。对那些存疑的对联,我们都反复推敲,最后决定从生于1592年的王时敏开始。即便是王时敏的对联也有靠不住的,被我们剔除在书外——对馆里的藏品,我们是很审慎的,宁可不收录,也不想弄错。目前存留的这些对联,以我们当下的眼力所限,认为大都是没问题的。至于以后会不会有眼力更好的人看出问题来,这当然也有可能。我们编这本书的时候,特意将各个楹联作者的印章也一起收录在内,正是为了方便读者进一步研究和利用。与其他已经出版的对联集相比,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
关于对联的整理,之前香港友人曾出过几部规模相当的楹联专集。大陆博物馆系统我们应该是第一家,做得挺费力。香港的楹联藏家,我和他们都很熟悉,去年我去香港,他们听说我在整理上博收藏的楹联,都很开心,并期待早日看到这个集子。
您本身一直坚持书法、篆刻创作,也长期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您自己的创作心得和学术观点在编纂过程中是怎么体现的呢?
刘一闻:正因为我自己既研究、也创作,所以才有切身体验,对一个作者来说,不可能所有作品都始终保持同一个高度,有的作品水平不高,这是符合客观情况的,比方说他精神不够、身体不好时创作出来的楹联,虽然我们不能定性是假的,但肯定不够好。针对这么一个情况,我们采取的态度是宁缺毋滥,目前等于四件作品中去掉一件,淘汰比例相当之高。一方面,是想让广大读者能够认识上海博物馆馆藏楹联的质量,另一方面,我作为本书编者,也反过来能够向读者展现我自己的学术标准。
我在《上海博物馆藏楹联述要》这篇五万字的长文中,有大量对历代书家的描述和点评,加入了许多我自己的观点,这是其他同类书籍中很难见到的。但是,要想做得准确、深入,当然十分困难。同样是秀美、温婉这一路,张三与李四在大的风格上很相似,那么,怎么能够准确地形容,将两者区别开来?当然首先是在认识上要对原作下工夫。我们一次次跑库房,都不知跑了多少次,每次一看就是一个下午,一次看不真切,再去看第二次。要想准确地描述,只有对原作足够熟悉。其次就是对措辞的精准下工夫。我可以说是搜肠刮肚,耗费了大量时间,这一点,你读过我的整篇文章就会明白了。我开玩笑说,我把这辈子学到的所有形容词都用光了。

本文地址: http://www.berarart.com/yishuzhanlan/10531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拉艺术网 - 贝拉艺术新闻,艺术网,贝拉网 http://www.berarart.com

Copyright © 2018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